您好!欢迎访问!
设置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2020开奖日期表 >

23名美丽女孩被杀猪一样屠宰和袭击:86年豫西特大变态杀人串案

浏览数:  发表时间:2022-05-14  

  再多申明一点:这篇文章相当血腥恐怖,心理素质不好的千万不要看,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80年代豫西小县城突然出现一个变态狂,专门用匪夷所思的手段袭击美丽女孩。短短2年内,共有23名女性遭遇袭击,其中14人受伤,9人死亡。最可怕的是,其中有2名死者被杀后,还遭遇了杀猪一样的屠宰,被歹徒开膛破肚,现场惨不忍睹,恐怖至极。更夸张的是,这个变态狂竟然还是一个有口皆碑、表现非常出色的的年轻军官。变态狂作案的原因,至今也不明。听萨沙说一说吧。

  全县七成是山地、三成是丘陵,地形非常复杂。由于地理原因,该县比较贫穷,是农业县、林业县。

  女孩子胆小,甚至不敢回头仔细看清男人的长相,只是加速行走回到了政府大院。

  天已经黑了,小雨只是看到了男人的轮廓:高高瘦瘦的,面皮白白,手长脚长,短头发,穿着普通但给人感觉是比较干净,似乎不像是坏人。

  大院里人来人往,都是小雨的熟人,让女孩子有了很强的安全感。回家后,小雨也就忘了这件事,没有告诉父母。

  她听了几句,就大吃一惊。前一天晚上12点左右,哨兵在大院巡逻,看到一个形迹可疑的男人,就在小雨家楼房附近溜达。

  哨兵大声喊话,试图盘问这个男人。没想到,这男人撒腿就跑,很快就没了踪影。政府大院一侧还有个操场,那边的围墙比较矮,男人很可能从那里翻墙逃了出去。

  哨兵怀疑是个小偷,向班长汇报了。第二天一早,哨兵们就挨家挨户通知,让居民们都小心一些,防止财物被盗。

  他立即在家里检查了一通,顿时有重大发现。小雨卧室的纱窗,竟然被划开了一条半米长的口子。

  保卫科王科长认为,这个小偷可能看小雨穿得比较好,一直盯着她回到大院。当晚,小偷爬上2楼,用刀子划开纱窗,试图入屋盗窃。此时哨兵恰好巡逻到附近,小偷见状急忙从二楼跳下来,落地后被哨兵发现。

  这一下,把小雨全家吓得不轻,但也没有搬家。80年代县城的房子不多,想找个闲置屋子并不容易。

  此事发生以后,首先是政府大院的哨兵人数增加了一倍,不分日夜的巡逻;其次是县公安局也安排了几个民警,每天派1个人值班,遇到可疑人员随时抓捕;最后是,小雨家遇到此事后,立即加装了防盗设备。家里的木门换成了金属防盗门,还分两层。家里的普通玻璃窗,也全部换成了防盗窗,有坚固的金属铁栅栏。

  小雨每天上学和放学,都让爸爸或者妈妈接送。在小雨家看来,这种防御措施应该没有问题了。

  两人推开门,看到小雨坐在床上大声哭啼。她的半边脸上全是鲜血,可见一条深深的刀伤。

  鲜血染红了小雨的睡衣和被子,小女孩疼痛不已,又受到了惊吓,歇斯底里地大哭起来。

  家人急忙报警,民警赶来后发现:小雨家防盗窗上的纱布又被割开,看来那个歹徒还是试图进屋。

  不过,歹徒没有想到小雨家加装了防盗窗,自己根本就进不去。随后,丧心病狂的歹徒竟然将长刀伸了进去,在小雨脸上划了一刀。

  可是女孩子最重要的脸蛋上,多了一条深深的刀疤。在整容技术很差的当年,这几乎是没有办法治疗的。

  这个原本漂亮的女孩子,随后十几年都生活在深深地自卑中,对她一生都有重大影响。

  2周前,歹徒刚刚失手,应该也知道这个政府大院增加了防盗力量,有哨兵和民警反复巡逻。

  政府大院不止这一个,小雨的父亲只是个中低级干部,不是什么高官大款,小偷何必冒险盯着这一家。

  会不会是小雨在学校有什么追求者,因爱生恨来报复呢?或者是小雨的爸妈在机关里面得罪了什么人,对他们女儿毁容呢?

  小雨是个很乖的女孩子,又才上高中一年级,根本没有早恋情况,不存在什么追求者,也没有仇人可言。

  至于小雨的父母都没有什么实权,人缘也不错。不能说他们和同事完全没有矛盾,但绝对不至于动刀子。

  在中学的教职工宿舍内,18岁的小芳是高中三年级学生,也是个长得挺漂亮的女孩子。

  身为本校老师的母亲,在学校申请了一间平房作为临时宿舍。他们母女平时就住在这里,只有周末回家。

  母女身上都有大面积的烧伤,母亲烧伤较重,头发被烧掉大半,脸部也被烧伤,是重伤。小芳烧伤相对较轻,好在脸没有被烧到,后背和大腿都有大面积的烧伤痕迹。

  同小雨一样,小芳留下了终身的创伤。即便酷热的夏天,她也只穿长裤,从不去游泳。

  这些疤痕的影响很大,甚至严重影响了小芳后来的婚姻。不过,这不是文章的主题,我们就不多说了。

  奇怪的是,歹徒一没有盗窃,二没有抢劫,三没有强奸,只是用火钳夹起两块带火的蜂窝煤,扔到母女的床上。

  至于小芳的母亲,社会关系就更简单。她是一个优秀的老师,口碑很好,作风正派,社会关系简单,也压根不存在什么仇人。

  小芳母女遇袭后1个多月,1986年8月凌晨4点,漂亮的高二女生小娟在家遭遇袭击。

  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上面还有个哥哥,17岁的小娟单独住在一间平房内。他们家住的是祖屋,有院子和五六间平房。

  这个小姑娘比较机警,立即从床上坐起来、拉开了灯,随后差点吓死。一个高瘦的男人正在割纱窗,试图爬入屋内,手里还有一把长刀。

  男人没想到小姑娘反应这么快,一时间也慌乱起来,大喊“不许叫,不然杀了你”。

  小娟以为歹徒要非礼,吓得放声尖叫。歹徒却没有劫色,而是挥舞长刀对准小娟两条大腿各刺了一刀,鲜血顿时喷溅出来。

  由此,民警开始肯定,歹徒是随机选择目标作案,并不是抢劫盗窃强奸,当然也不是报复。

  一时间,全县闹得沸沸扬扬,家长们高度紧张。只要有女孩子的家庭,全部安装了防盗门窗,也不让女孩子独自睡一个屋,有条件的还养了狗(毕竟是县城)。

  就在大家认为事情已经过去的时候,1987年1月深夜,县政府20岁打字员小琳,意外在家中遭到袭击。

  虽是轻伤,也让女孩毁了容。年轻的小琳本来是机关小有名气的美女,受伤后就无法见人了。

  好在小琳的男朋友比较厚道,没有嫌弃女友脸上有了刀疤。两人后来结婚,婚后生活还挺甜蜜。

  21岁的县国有企业女职员小蕾,同样是个漂亮女孩。当晚,她在政府家属院中遇到袭击。

  小蕾被一刀刺中了后背要害,当场死亡。现场发现了一个解放鞋印,尺寸很大,一看就是男人。纱窗也是被用刀划开,歹徒应该是翻窗入屋,同之前的袭击案似乎有区别,毕竟死了人。

  小蕾当晚回家后,首先就去了未婚夫那里。两人一起去吃饭、逛街、亲亲我我,晚上10点多才送小蕾回家。

  歹徒本来是想将她的腰部刺伤,没想到小蕾奋力挣扎,导致这一刀刺歪了,正中要害。发现杀了人以后,歹徒也很慌乱,急忙翻窗逃走。在窗台上,歹徒留下了半个解放鞋的鞋印,以及一枚清晰的指纹。

  小蓝和丈夫因小事吵架,赌气分房睡觉。当晚,睡梦中的小蓝感到被子被拉开了。她还以为是丈夫妥协后来亲热,迷迷糊糊的没有当回事。

  谁知道,小蓝突然感到腰间一阵剧痛,顿时惊醒。她打开电灯,赫然发现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面前。

  见到满床都是血,丈夫顾不上追人,将小蓝背到医院急救。小蓝腰部被长刀刺伤,伤势不轻,好在并不致命(小两口为啥分床睡呢!不然也没这种事)。

  根据小蓝介绍,这个男人高高瘦瘦,年龄不大,估计20岁到25岁。有意思的是,小蓝认为这个歹徒并不是一脸猥琐或者凶恶的样子。

  小蓝毕竟是仓促间看了几眼,记忆不太深刻,描述的也不清楚,警方画出的模拟画像并不像。

  歹徒明明被小蓝看到了长相,自己又已经杀了人,在80年代肯定是死刑了,为什么没有杀她灭口。

  姐夫正在在外地出差,姐姐的婆婆要在家带孩子,只能由24岁的小宫负责陪床。

  第二天一大早,医院的保安照例挨个叫醒陪床的人时,发现睡在楼梯上的小宫浑身是血,已经被人杀死了。

  从歹徒第一次作案的1986年6月到1987年12月,短短1年半内先后作案7起,造成2人死亡,5人受伤。受害者唯一的共同点:全部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作为人口仅有5万的县,县公安局平时也就是处理打架闹事、偷鸡摸狗、聚赌诈骗之类的小事。

  在小宫遇害后仅仅3天,距离本县100多公里的豫西特大城市,就发生了可怕的案件。

  女工人小张被人用尖刀杀死后,竟然又被歹徒开膛破肚,内脏什么都被取出,酷似肉联厂里面的杀猪场面。

  更古怪的是,家里的墙上,还有用血写成一行文字:杀猪的大姑娘们!你们好狠呀,我真想脱下裤子,让你们把我杀了吃肉,像杀猪一样过过肉瘾。

  警方认为是小孩子不断哭喊,歹徒进行屠宰式的操作需要时间,就将孩子残忍杀死灭口。

  更吓人的是,小张被杀死后仅仅几小时,第二天凌晨2点多,歹徒竟然又继续作案。

  小青带着几个月大的女儿睡觉,丈夫则在另一个房间睡觉。歹徒可能认为家里只有一个女人,直接翻窗入屋。

  孩子太小需要不断喂奶,小青没有睡熟,听到窗户有响声就被惊醒了。女售票员平时要接触三教九流的人,见识较广。小青判断这是小偷,立即大声呼喊丈夫的名字。

  奇怪的是,明明看到小青丈夫冲来进去,歹徒就像疯了一样,对他不理不睬,而是举起长刀对准小青连刺数刀。

  趁着这个机会,歹徒迅速跳窗逃走。丈夫找到一把菜刀追赶出来,歹徒早已不知去向。

  经过技术分析,豫西特大城市和下属县城的系列案件都是同一个人所为,可以并案。

  由于案情重大,由豫西特大城市出面组成了专案组,省里也派专家支持,集中了数百警力。

  刑侦专家认为串案很古怪,歹徒未必只是在河南作案,随机向周边省市同行求助。

  这一问不得了,在1987年的陕西也有过两起类似案件,受害者都是漂亮少女,案件没有侦破。

  从1986年6月到1988年4月,附近几个省市共有22起类似案件,共有8人被杀死,14人受伤,受害者全部是年轻漂亮的女性,从14岁到26岁不等。

  短短2年时间,歹徒竟然作案22次,相当于每个月做一起,是极其罕见的系列变态杀人串案。

  精神病专家认为,歹徒有严重的精神问题,可能是幼年受过什么巨大的刺激,对年轻女性有刻骨的仇恨。对于杀猪宰羊这种血腥场面,他又有病态的渴望。

  歹徒留下的这句话“杀猪的大姑娘们!你们好狠呀,我真想脱下裤子,让你们把我杀了吃肉,像杀猪一样过过肉瘾。”并不成逻辑,甚至有分饰两角的思维。

  也就是说,除了作案期间极为凶残变态,歹徒平时可能是个正常人,甚至是个很好的人。同时,那句“脱下裤子”“让你们把我杀了吃肉”又有明显的性变态倾向,似乎歹徒暴行也有发泄性欲的意图。奇怪的是,所有案件中的女性,没有一个遭遇过强奸甚至猥亵。

  精神病专家认为,必须尽快抓住这个人,不然他的病情还会更严重,会有更厉害的暴行。

  在现场,歹徒留下不少指纹和鞋印。奇怪的是2年时间内,歹徒只穿过一种鞋子,就是解放鞋。

  根据销售厂家辨认,这不是普通解放鞋,而是一种解放鞋中的作训鞋,市面上是买不到的,主要装备某一个特殊的兵种。

  案件发生的地点,集中在河南豫西特大城市,特大城市下属县城以及陕西某市这三个地方。

  结合上面的分析,专案组开始锁定了解放军某军种的一个旅,他们会配发这种作训鞋。

  80年代,中越战争还在继续,军队管理比较严格,军人不允许随便外出,应该是不难查的。

  军队调查结果是,除了5个暂时请假回家的士兵无法调查外,全旅所有官兵都不符合这些时间点,不可能是凶手。

  王宏博平时就在就在河南那个县的驻地里服役,偶尔去特大城市出差。他的父母都是该军队在陕西教学机构的老师,父亲还是个教授,军衔不低。

  接到警方的情况通报后,专案组立即联络王宏博的家里。王宏博请假原因是弟弟结婚,自己必须回去参加。王家对此莫名其妙,王宏博弟弟刚上高三,结哪门子的婚呢?

  进入军队以后,王宏博思维敏锐,很快吃透了这个技术兵种的所有东西,是全营技术最好的高手。

  相比一些经常讲粗话的士兵,王宏博出身书香门第,谈吐文雅,从没有人听到他说过脏话,讲过黄段子。他的举止也温和,对于战友们都很客气,从没有惹是生非过,还乐于助人。

  业余时间,战友们抽烟打牌聊女人,王宏博独自在营房里写写画画,或者看看书。

  由于是技术骨干,部队多次安排他出差去友邻部队技术交流。一切开销都可以报销,王宏博还是能省就省。

  在豫西特大城市出差时,王宏博为了省钱不去住招待所,睡在收费五角钱的茶社。去上海出差,他干脆睡在收费低廉的浴室。因穿着军服,民警误以为他是招摇撞骗的假军人,还将其带回派出所调查。

  他是1980年入伍的,2年后就被保送到在陕西的教学机构深造,回到部队成为技术骨干,享受副连待遇。

  奇怪的是,杀死这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后,王宏博并没有逃走。他用带着女孩鲜血的刀,对准自己的胸腹部连刺9刀,自杀而死,尸体就倒在女孩身边。

  父亲常年在全国各地部队出差教学,平时几乎不在家。王宏博的母亲是个劳模,几乎天天主动值班、加班。于是,王宏博从小就被送到乡下的外公家,在这里长大。

  外公家只有外公、外婆和小姨三个人。外公外婆生育了十一个孩子(养活了九个),王宏博的母亲是老大,同小姨相差十多岁。小姨只比王宏博大几岁,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六七十年代,外公去各个村子为公家杀猪。外公杀猪有工分,还会得到一些猪的内脏、猪血之类的做报酬,比普通农民强多了。

  乡下杀猪杀牛的方法,是比较血腥的。首先将猪捆好,用尖刀捅脖子,然后大量放血。期间,猪会不断挣扎嚎叫直到断气,再被大卸八块。

  而外公杀猪时,十二三岁的小姨也去帮忙,甚至动手去捅脖子。看到猪脖子血喷溅出来,小姨不害怕,还哈哈大笑。

  当地屠夫毕竟很少,有时候外公还要去很远的村子杀猪,无法带着他们两个孩子,只能留在家里

  到王宏博12岁时,小姨不过15岁,长得如花似玉,前凸后翘,是个漂亮性感的姑娘。

  1年后,王宏博被父母接回城里上中学,由此摆脱了控制欲很强的小姨。好在两人的丑事没有被别人发现,小姨也没有怀孕(两人从没做过保护措施)。

  他一方面深深自责,认为自己做出了大逆不道的事情,一方面唯恐此事穿帮以后,自己名誉扫地,为社会所不容。

  回忆小姨当年种种和放荡的细节,再想起母亲的冷淡和不负责任,王宏博对女人有了一种仇恨、厌恶、蔑视的强烈感情。

  王宏博个人条件很好,相貌又英武,却直到自杀时也没有谈过女朋友,甚至刻意回避女人。

  一般认为,王宏博在军队里面的一系列优异表现,是他在努力纠正之前的错误,要做一个好人。

  他对小姨的仇恨越来越强烈,认为就是敢于杀猪的小姨过于大胆和,才会引诱他发生性关系。

  另外,如果不是小姨漂亮性感,王宏博即便有青春期的冲动,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由于内心的压力越来越大,从1986年24岁开始,王宏博用刀等方式袭击女孩子,借此发泄。

  儿时血腥的杀猪场面也影响了他的心理,竟然将一些死者的尸体,按照杀猪那样处理。

  1986年到1988年,王宏博在自己部队驻地附近县城,出差去的豫西特大城市,以及父母家所在的陕西城市,连续作案23起,杀死9人,伤14人,基本都是年轻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