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
设置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399399好运来高手论坛集结号 >

常建的《题破山寺后禅院》:内容解析

浏览数:  发表时间:2022-09-11  

  大清早就进入古寺,初升的太阳才照到树林的高处。弯弯曲曲的路通向幽邃的地方,禅房藏在花木深处。照在山上的阳光使得鸟儿性情喜悦,水潭的倒影使人们心情空明。此时此地所有的声音都寂静了,唯独听到寺里敲响起钟磬的声音。

  首联,不用对而对仗,为流水对。清晨、古寺是主题,全诗就写清晨古寺见闻,二句就抓写景象细节,类似抓拍。初日写清晨,高林含古寺,全句写清晨古寺。

  颔联,一笔写下去,流水似的,称十字句。若是对,称十字对或流水对。应对没对,被首联提前对了,为偷春体。曲、幽、深写古寺到位,不露痕迹,难怪欧阳修激赏。

  颈联,写山水。实写山和鸟,通过鸟悦来写,鸟悦则鸣,暗含清晨鸟叫声音。虚写水和人,一虚潭影,二虚人心,三虚空字。通过曲径,已到后禅院,所以很多人读出禅意。

  尾联,前面都是所见,此写所闻。似乎矛盾,七句写没声音,八句写钟磬音。其实前诗句悦鸟性,我理解为是有声音的,后来没声音了,就到了万籁俱寂,后又有了钟磬音,这样解读就没有矛盾,中间有一停顿的无声世界。

  本诗首联对仗,颔联不对仗,为偷春体(又名偷春格或换柱对格)。宋魏庆之《诗人玉屑》:偷春体。其法颔联虽不拘对偶,疑非声律;然破题已的对矣。谓之偷春格,言如梅花偷春色而先开也。清吴乔《围炉诗话》:律诗所谓偷春格者,首联对,次联不对也。

  本诗颔联为蜂腰体(格)。宋魏庆之《诗人玉屑》:蜂腰体。颔联亦无对偶,然是十字叙一事,而意贯上二句,及颈联,方对偶分明。谓之蜂腰格,言若已断而复续也。清吴乔《围炉诗话》:沈括《笔谈》以次联不对者为蜂腰。

  本诗颔联为十字句,即流水句。宋严羽《沧浪诗话》和魏庆之《诗人玉屑》:有十字句(常建“一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等是也)。若是对偶五言则为十字对,七言为十四字对,又称流水对。

  本诗是曲径通幽、万籁俱寂这两成语的出处。宋刻本《常建诗集》《河岳英灵集》《文苑英华》《欧阳文忠公集》与金刻本《萧闲老人明秀集注》皆作竹径,元刻本《诗人玉屑》和明弘治刻嘉靖重修本《唐诗品汇》等作曲径。俱,一作都或作皆。

  方回《瀛奎律髓》的评语,欧公喜此诗三四,不必偶。也可断句为欧公喜此诗,三四不必偶。

  空字读音争议大,若读平声,则空人心是三平调,属于律诗大忌。钟惺《唐诗归》认为,空,去音,与天空霜无影同。沈德潜《唐诗别裁》认为,空字平声,此入古句法。许印芳认为,此五律中拗体。空字平声。《删订唐诗解》:朱之荆曰:散句接成一片。空字,只作平音读自佳。蒋注(空)作去声。

  本诗很多人认为景色、山水中深含禅意。陈允吉先生《唐音佛教辨思录》(P48)说得好:通过绘写景色表现一种神悟的意境,在自然美的形象中渗透着浓重的佛教哲学理念,它们所呈现的精神面貌,清楚地反映出佛教思想对于唐代诗歌的影响。

  尾联,章燮解读为日暮,此字解为日暮。钟惺看到的版本是但余钟磬音,就解读为钟磬音是多余的,还说余字用得好。充分说明百样人的正确性,大师大家有时也有个性,见解与众不同。

  本诗影响深远,后人以用其诗句、字韵和对联的方式,表示敬意。如宋林希逸《山光悦鸟性》、周孚《题日新梅室向在杭日所居有此今迁居虞山矣禅房花木深常建题虞山寺诗也虞山旧名破山》、刘宰《送李季允侍郎归蜀五绝用禅房花竹幽为韵》、李光《唐常建作破山寺诗云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欧阳永叔每叹赏此句以为不可及温陵康元寿守琼踰年乐其地僻而事简以清静治之于郡圃植竹数百竿中有小亭因榜曰通幽偶成拙句》,元刘辰翁《春景 禅房花木深》、马臻《拟常建题破山寺》,金刘邦彦《海会寺宴集以禅房花木深为韵得深字》、杨之休《海会寺宴集以禅房花木深为韵得房字》、杨天衢《海会寺宴集以禅房花木深为韵得禅字》、郑辉《海会寺宴集以禅房花木深为韵得木字》,明马之骏、黄景昉各自写过《赋得清晨入古寺》,清斌良《游破山寺用常少府韵》、潘奕隽《游破山寺追和常少府韵》、钱泳《陪斌笠耕观察破山寺用常少府韵》。清金兆燕《拂柳亭联》:曲径通幽处;垂杨拂细波。

  诗题,《唐诗三百首》作破山寺后禅院。曲,一作竹或作一。照,一作朗或作耀或作明;通,一作遇;花,一作草;俱,一作都或作皆;惟闻,一作惟馀或作但馀。

  首联,上承:汉秦嘉《赠妇诗》:清晨当引迈、魏晋张华《诗》:清晨登陇首、南北朝宗炳《登半石山诗》:清晨陟阻崖、萧诠《赋得婀娜当轩织诗》:东南初日照秦楼、何逊《早朝车中听望诗》:初日照相风、江总《和衡阳殿下高楼看妓诗》:初日照红妆、唐宋之问《洞庭湖》:初日当中涌、储光羲《贻刘高士别》:初日照龙阙。

  首联,下启:唐刘慎虚《寄阎防》:深路入古寺、李端《送客往湘江》:清晨入远乡、王建《温门山》:随僧入古寺、钱起《太子李舍人城东别业》:馀霞入古寺、卢纶《和考功王员外杪秋忆终南旧居》:初日照梧桐、宋范成大《火墨坡下岭》:清晨入岑蔚、吕本中《四十二弟将还宾州相过夜话》:春风入古寺、陆游《游山》、明孙一元《即景》:蝉声入古寺、文天祥《题宣州叠嶂楼》:初日照高楼、文同《早晴至报恩山寺》:日照高林一雉飞、戴复古《嘉熙己亥大旱荒庚子夏麦熟》:红日照高林、释文珦《秋夜感怀》:明月照高林、

  元本诚《感兴》:清晨入廛郭、元刘永之《山涧读易轩》:初日照林端、明何绛《过柴桑故城有怀陶靖节先生》:清晨入左蠡、蒋主孝《秋日游宝光寺》、史鉴《游甘露寺》:清晨游古寺、袁景休《入慧庆寺》:新秋入古寺、于慎行《馆课初入翰林自述》:初日照高树、徐贲《山中琴兴》、袁华《题松崖图》:旭日照高林、清彭孙贻《入栖霞寺》:寻幽入古寺、《访衲山上人巢庵不遇》:行吟入古寺、姚燮《高日》:高日照高林、当代释木鱼《丙子重阳即咏》:日照高林蝉奏曲。

  颔联,上承:魏晋葛洪《洗药池诗》:花木长荣、南北朝萧绎《游后园诗》:入林迷曲径、鲍照《代阳春登荆山行》:花木乱平原、隋牛弘等奉诏作《元会大飨歌》:通幽致远、唐陈元光《晓发佛潭桥》:飞花曲径深、祖咏《苏氏别业》:别业居幽处、孟浩然《还山贻湛法师》:禅房闭虚静、李颀《题神力师院》:五岳森禅房、王昌龄《题净眼师房》:禅房寂历饮香茶、卢仝《有所思》:湘江两岸花木深。

  颔联,下启:唐李咸用《和殷衙推春霖即事》:兰深曲径幽、宋刘祖尹《怡堂》:隐隐松杉曲径通、周邦彦《隔浦莲大石》:曲径通深窈、孙觌《题吴生最乐轩》:曲径通林樾、周紫芝《次韵姑溪兴国寺晚眺》:禅房花木有残红,此地还因曲径通、《书淳师房六言》:坐对禅房花木、张炎《扫花游赋高疏寮东墅园》:记曲径幽寻、沈继祖《和黄叔万游西湖韵》:小桥曲径通深幽、王庭圭《题洪觉范方丈》:曲径通禅房、袁去华《惜分飞》:曲径通幽深几许、《青山远题王见几侍儿真》:曲径通幽小洞天、赵崇嶓《望海潮泛舟》:曲径通幽、顾禧《赠蓼庵上人》:曲径通禅室、曹勋《题扇》:凉寻小径通幽处、杨冠卿《癸卯春杂用古语继吴监簿水月即事》:竹径通幽处、吴则礼《同王子和过张氏小园》:可是禅房花木深、曾几《清樾轩》:禅房花木深,此语信佳绝、

  王十朋《游承天寺后园登月台赠潜老》:不似禅房花木深、真山民《宿南峰寺》:禅房花木锁深幽、郑会《白衣寺》:禅房花木四时幽、元华锳《游惠山》:禅房花木占清幽、明吴同春《游暴经峪》:觅胜寻幽曲径通、张宁《西林》:曲径通幽入草堂、高启《同谢国史游钟山逢铁冠先生》:知有曲径通禅关、薛瑄《锦城寓馆》:曲径通幽处、谢迁《新搆杏山田舍雪湖以诗来贺次韵三首奉答》:短策寻幽曲径通、钟士楚《阴那题壁》:曲径通幽留鹤迹、陈向廷《阙题》:禅房曲径通、明曹义《山水图为华俊作》:苔径通幽处、史鉴《和徐天泉刘完庵同过沈石田友竹居韵》:径转通幽处、清弘历《再题云栖寺》:曲径通幽步不泥、徐维城《化成庵》:曲径通幽草木香、王士禛《戏仿元遗山论诗绝句》:才尽禅房花木深。

  颈联,上承:先秦屈原《九章 怀沙》:世溷浊莫吾知,人心不可谓兮、汉乐府《视刀镮歌》:脉脉动人心、蔡琰《胡笳十八拍》:哀乐各随人心兮有变则通、南北朝沈约《泛永康江诗》:山光浮水至、谢朓《和萧中庶直石头诗》:山光晚馀照、萧绎《屋名诗》:深潭影菱菜、唐上官仪《早春桂林殿应诏》:山光暧将夕、王勃《山亭夜宴》:荷翻北潭影、《滕王阁》:闲云潭影日悠悠、孟浩然《宿武阳即事》:潭影似空虚。

  颈联,下启:唐杜甫《移居夔州郭》:山光见鸟情、韦应物《过昭国里故第》:鸟还山光夕、张祜《鹭鸶》:孤飞潭影空、宋周紫芝《群不逞乘时纵火以病良民有捕于官者辄送遣之…》:山光无情鸟不语、杨万里《连天观望春忆毗陵翟园》:鸟乌声里山光湿、林希逸《山光悦鸟性》:山光非为鸟,鸟悦自因山、赵湘《书松门寺壁》:好山光不尽,幽鸟语无多、黄庭坚《又答斌老病愈遣闷》:自悦鱼鸟性、姜特立《为通州守赋绿漪亭》:潭影人心尽日空、李弥逊《同天隐少章游嵩少怀元明》:月落潭影空、释道潜《宣上人玉渊堂》:沈柔见底空人心、明刘英《与吴西畴西湖饮别》:落日山光鸟外青、张拙《次曹诵芬韵和沙定峰城南度夏元韵》:静对山光能悦鸟、李江《和千家诗 湖影》:水色山光鸟自啼、

  郭之奇《春山八事》:鸟性悦山光,山光亦同鸟、江源《界亭道中》:林深鸟性悦、李梦阳《雨后往视田园同田熊二子》:鸟性悦俦匹、《开先寺》:潭色何所似,黛玉空人心、林大钦《晨楼》:天光悦鸟性、王恭《赠武夷僧》:潭影空禅心、王世贞《游惠山酌泉次唐人韵》:顾见潭影空、清丁清度《芙蓉岭晓行》:山光弄鸟声、袁启旭《留题开元寺水阁》:一鸟破山光、清弘历《避暑山庄三十六景诗》:山深悦鸟性、罗修兹《春晚》:鸟性悦暄节、康有为《游兴福寺》:潭影空人更怆然、钱陆灿《秋日虞山》:才穿常建空潭影。